聯系我們

湖南森焱科技有限公司
向經理:18975149647 
李經理:18942556146
電  話:0731-85118507
聯系地址:長沙市高新技術開發區麓龍路209號

國家政策

對于備受關注的“金庸訴江南案” 業內專家怎么看?

金庸訴江南等著作權侵權及不正當競爭糾紛案,近日由廣州市天河區人民法院一審宣判,法院認定被告不構成著作權侵權,但構成不正當競爭行為;判決被告停止出版發行并銷毀庫存書籍,在主流媒體向原告公開賠禮道歉,同時賠償原告經濟損失和合理開支共計188萬元。


筆者認為,該案判決不僅對認識和理解同人作品面臨的法律風險具有指導意義,同時對于同人作品的創作亦具有啟示作用。


其一,公開出版發行同人作品,需要獲得既有作品著作權人的授權,否則構成著作權侵權或者不正當競爭行為的風險相當高。


同人作品并非法律概念,指在新創作的作品中使用了既有作品中相同或近似的人物形象,通常情況下,新作品不僅會使用原有的人物名稱,還會延用該人物的性格特征、社會關系等元素。同人作品本質上是希望利用既有作品中人物在讀者中形成的影響力幫助新作品在同類作品的市場競爭中占據優勢地位。同人作品的市場宣傳策略通常都也驗證了對既有作品知名度的利用,比如《此間的少年》在首次出版時將書名副標題定為“射雕英雄的大學生涯”,就是將新作品指向金庸既有的知名作品,希望借助既有作品知名度和影響力來吸引讀者。因此,即使同人作品在創作時盡量避免情節上產生雷同,避免與既有作品構成實質性相似,避免讀者對兩部作品產生相同或相似的閱讀體驗,也很難擺脫利用既有作品影響力的意圖,而且原作品的知名度越大,這種意圖就越明顯。也就是說,一旦作品進入市場,同人作品即使不構成著作權侵權,但是因其利用既有作品獲得市場競爭優勢,同時也可能擠占既有作品后續創作的市場空間,也很難擺脫構成不正當競爭行為的指控。


其二,如果同人作品的創作完全基于個人愛好,只是在小范圍群體內分享,沒有進行商業化發行銷售,則可以不必獲得既有作品著作權人的同意,但是應當注意新作品不能減損對既有作品的評價,否則可能構成侵犯既有作品的保護作品完整權。


同人小說最早是指一種基于個人愛好在原作基礎上或基于原作人物原型而進行創作的作品。如果同人作品只在有共同愛好的粉絲群體內傳播,應該歸于著作權法第二十二條規定的合理使用的范圍,但需要重點關注的是,同人作品的創作不能對既有作品進行歪曲、篡改,從而導致既有作品和作者的聲譽受到損害,降低公眾對既有作品和作者的評價。


其三,文藝作品的創作空間是無限的,盡管著作權法并不限制對于同一事件、同一題材進行不同角度的解讀和創作,但是,文藝創作應該鼓勵創作新的人物形象,而非利用既有作品中具有一定識別度和影響力的人物進行再創作。


從作品的獨創性角度而言,同人作品具有先天不足。對小說而言,人物是作品的核心,故事情節的推進、故事場景的安排都是圍繞人物塑造展開,可以說一部成功的小說必然塑造出鮮明、生動的人物形象。人物形象,包括其姓名、個性特征和社會關系,是作品中最具有識別度的部分,人物、情節和場景所構成的有機整體是作品獨創性的重要表現。因此,對于利用既有作品中人物形象進行再創作的同人作品而言,作品的獨創性值得商榷。換句話說,利用既有作品中人物進行再創作,同人作品的相關權利始終面臨被挑戰的不確定狀態。當然,從另一個角度,文藝創作應鼓勵百花齊放,對于同人作品的創作并不應當禁止,不應當限制創作自由。同人作品為既有作品提供新的元素、新的洞見,形成良性互動,可以豐富文化市場。


筆者認為,從本質上說,同人作品創作要解決的關鍵問題是作品利益的分配。也就是說,既有作品的著作權人不能禁止他人以既有作品中人物形象為基礎進行新作品的創作,但是,一旦同人作品進入市場,既有作品的著作權人則可以就此主張權利。因此,在創作前獲得既有作品著作權人的授權,才是同人作品創作避免法律風險的根本之道。


長沙高企認定,長沙高新技術企業,長沙科技咨詢,長沙項目申報
湖南森焱科技有限公司  聯系地址:長沙市高新技術開發區麓龍路209號  湘ICP備10013857號 企業信用信息公示
聯系電話:0731-85118507   向經理:18975149647   李經理:18942556146
广东时时彩十分快乐